湖南株洲伟大房地产开发公司请黑客删贴真的很伟大! « 中国黑客团队,中国黑客联盟[民间 公益 非盈利团队]

首页 » 黑客新闻 » 黑客人物 » 湖南株洲伟大房地产开发公司请黑客删贴真的很伟大!

湖南株洲伟大房地产开发公司请黑客删贴真的很伟大!

12-05-14 00:10 0 RSS 2.0

改制,在十年前对于湖南乃至全国的建筑企业来说,还是个较为陌生的名词,所以很多时候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因为种种原因,为后面的各种矛盾产生埋下了深深隐患。湖南株洲最伟大房地产开发公司请黑客删贴,想隐瞒写什么呢!如下报道让您了解湖南株洲这个最牛逼的最伟大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想隐瞒的事实!!!!

湖南国有企业“株洲市建筑工程公司”被改制为“湖南伟大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私营股份制公司(简称“伟大集团”),但在改制完八年后的今天,悲剧却还在继续上演。

———2010年元旦前一天,“伟大集团”20余名被辞退职工不满单位强制拆迁居住的房屋,爬上危房顶,在寒冬、没水、没电的情况下已长达8天8夜与企业抗衡,至今仍未下来,为坚守阵地与”伟大集团”正在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房顶维权之战。

株洲市建筑工程公司摇身一变为湖南伟大集团

△1971年10月5日,株洲市革委会株革字(71)49号文批准以株洲市建筑工程队为基础,并从“三线”建设转战民兵中招工608人,成立株洲市建筑工程公司。

△2001年4月6日,公司正式启动“两个置换”改制。

从原来的国有企业变成了现有私营股分制公司,弊端一一暴露。

企业改制员工受难谁之过错

市建公司初期是篱笆围起来的小建筑队,贫穷落后,是那些从修三线,房产公司来的老职工,一担砖一担灰浆,肩担手扛上五六层高楼,一块一块的空心板抬上高楼将房子搭建起来的。公司因为改制,现改名伟大集团,因为改制员工辛辛苦苦所创造的上亿资产的大企业在未对我们这些创造者进行合理安置的情况下,就变成了伟大集团的私营财产。伟大集团搞开发而要拆除员工的住房,然而又没有给我们合理的补贴,还硬行拆除那些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赖以生存的危房。同时伟大集团以股本换取职工转换补偿费的做法,实际上使其参与改制的职工在热运动赖以生存的几十年的工作岗位后,于实际得到分文安置补偿费,使得他们最终不能得到改制补偿费,不能享受到最起码的改制生活保障,使改制职工净身出门。

房改推行最后依旧无家可归

都说住房人想着建房人的血与汗,不知辛苦,日晒雨淋,所吃的苦、所创造的成绩,建房人从来没有想要回报,而在伟大集团在改制的时候也未对员工提示房屋改制,也就使得他们没有在改制当时没有人办理个人房产证。

在房改之时建房者因妻儿在农村属于半边户,也有的双职工因福利房不够所以没有享受到福利房待遇,老一辈的人没有太多报怨,新一代的人也任劳任怨,但是依旧没有享受福利分房,所以一直住在单位的宿舍楼,而这些房子都是1974年建造的,由于结构较简易,用材较差,施工较粗糙,再加上时间较长,维修养护差,这房子已经株洲房屋安全管理局签定为危房,在这里一住几十年的老职工数不甚数,但是伟大集团也不顾及这些情面,说拆除就拆除,也不给出合理的说法及处理方法,让无数曾经的新老职工都面临无家可归的处境。

信访上诉一改再改

年5月12日,初次到市政府上访,当时也得到了市长“请群辉同志牵头协调,围绕保安全、保安居、保稳定的要求做好工作。”同时市委副秘书长尹群辉也给出了“请建设局牵头:组织规划、房产、国土、信访局等相关单位,对市建生活二站进行深入群众听取意见,征求意见后,统一规划,拿出这块地块的开发方案”及“统一规划开发方案未征求大多数住户同意。市政府没有批准以前,伟大集团暂定一切开发活动”的建议,以为事情可以得到解决,但两个月过去了,事情既没有得到解决,而且遭到暴力的袭击,当再次甚到多次上访时,信访局却要么不做出回应,要么就把此事交给人民政府处理,但是政府却没有给出任何行动。

年5月18日231名股东就股权纠纷把伟大集团告上了法庭,当时法院判决是要恢复股份,但是因伟大集团不服再次上诉,转眼10月17日却因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又将起诉驳回,致此,相应人得不到合法权益。

分房·住房·收房·砸房何去何从

市建公司的员工当时以10元每平方的抵押金换得住房。企业改制时,由于缺乏资金,采取了用全体改制职工应得安置补偿金作为出资株洲市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开工,完成了改制职工的安置补偿工作,并非伟大集团所说:“公司职工领取了转换补偿金”。市建改制后,以安置费出资的改制职工,取得了改制后新成立的株洲市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然伟大集团却在改制完成四年后,虚构已改制职工仍需缴纳个人养老保险的事实,欺骗不知情的改制职工,先后扣除了职工的股本金。

为公司开发的需求,职工住房需要拆除,但是那些改制过程中的企业内退下岗人员中依旧住在分得的公司住房里面,当时没有发给住户任何补偿,现在又要强制拆除住房,不停地威胁住户,没有搬走的住户一户户强行折门窗,家中财物洗劫一空。虽然多个职能部门召开会议,要求在没有妥善安置职工之前,停止强制拆迁,关下达了文书,但是拆迁却一直一如既往地在强制进行。

现在截止到2010年1月6日,回到事情发生的住房,看到的是一幕让人心疼的场面,在被拆房的房顶有十几个站在上面为扞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报着与房子共存亡的决心与拆迁人员进行强烈的殊死搏斗,上面没水没电,现在又天寒地洞,拆迁却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呼声百起又有谁在听

致伟大集团的公开信

我们200余名企业内退、下岗人员,在2008年与伟大集团就其非法扣减个人股本金的行为(不应由个人支付部分),联合向芦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事情几经折腾,其结果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诉讼状被芦淞区法院退回给当事人,并且告知:该诉讼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同时要我们找有关单位(伟大集团)去解决。二是一个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也被法院违心地“纠错”,至于是何缘由,我们无法,也不可能知道。

总的来说,我们与伟大集团进行的维权斗争,并非空穴来风,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有着不解之原,因为当年企业改制时,我们这些为企业工作几十年的老年职工,作企业内退人员处理,其实是空有其名,我们每月的生活费最低按株洲市最低保障线156元发,基本养老保险(单位应该出部分)、医疗保险金等社保金,都一并从我们的所谓工龄转换股本金中扣减,直至为零。正是由于伟大集团对我们种种非道德、不负责任的做法,激起了广大内退及下岗人员的愤慨。

有的参与维权诉讼的职工,因事找公司相关部门办理个人有关手续时(应当由公司办)却被另眼相待,讽刺、挖苦,甚至要挟:与公司打官司,还好意思找我们,要办事,去撤诉吧。平时一些相处不错的同事朋友,由于上述原因,在压力下,视我们为瘟疫,相遇时有点避之不及、横眉冷对的感觉。

我们“享受”伟大奋垢超级待遇,社会各界坐有目共暏,有脑共思,我们的要求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们维权采取的方式也是文明的、理性的。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同情,但现实是残酷的,过去的“主人公”与改制后产生的“民营企业”打交道无异于虎谋皮,与鳄鱼争食,我们终于领悟道:用理性的、文明的、不痛不痒的方式和行为,我们的合法权益就不可能得到有效的维护。我们正在学习《论持久战》道理很明白,用简单的程序不能解决问题,那么就应该用复杂的方式去求证。只要我们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那么斗争就不会有穷期!

在这里,我们再次呼吁伟大集团责任和社会责任!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其响亮的称号!没有我们,哪有你们,对否?数百名维权人员

年8月28日

为反对伟大集团拆迁职工堵路三天无人管

“茨菇塘路、氧气路被堵3天,也没有人站出来说话?搞得荷塘区交通堵塞,红旗路、大坪路根本不通,交警也不管,也不出示警示牌,害得司机开车到茨菇塘路只能打倒,烦躁。”网友在群里愤愤不平留言。

元不到的拆迁费,如何生活?

一大早我来到茨菇塘路,最显眼的就是这条横幅。因为不清楚情况,我只是远远的拍照,从这条横幅来看,我也大概猜到了“堵路”的原因。

来到横幅中间,找到当事人了解情况。他们个个气愤:“我们不是要故意堵路,我们也不想跟政府过不去,更不想找麻烦,只是30000元不到的拆迁费,我们如何生活?”说这话的是李阿姨。

联系我 Contact Me

回到页首